免責聲明:

本網頁一切言論純粹是本人的個人意見分享或行為記錄, 在任何情況下, 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, 不構成要約、招攬、邀請、誘使、建議或推薦,本人無法保證網誌內容的真確性和完整性 , 讀者一切的投資決定以及該投資決定引致的收益或損失,概與本人無關。未經本人同意,請勿轉載文章內任何內容。

2016年11月25日 星期五

圍城- 教育兒女的困局

---婚姻就像被圍困的城堡,城外的人想衝入去,城內的人想逃出來--


錢鍾書先生的大作《圍城》是一部多層意蘊的小說。小說中刻畫了20-30年代一大批所謂知識份子形象,他們游離於抗日戰爭之外,他們都留學歸來,受到西文化的薰陶,但是他們缺乏遠大的理想,又缺乏同傳統勢力和思想鬥爭的勇氣,甚至無法把握自己的生活。揭示人生的無奈和命運的神奇,從婚姻是圍城到人生是圍城,主角方鴻漸不斷渴望跳出圍城,但是卻又落入另一個圍城,描繪了人生和現實世界的鬥爭和束縛。

最初接觸這部小說是我中學生的階段,最近捧起再讀時,發現某些意境出奇地可以配合今天香港社會﹐父母對兒女教育的無奈與困惑﹕不想競爭過早地降臨到兒女身上,徒添無謂的童年壓力及困擾﹔另一方面不屑別些家長用昂貴及多樣的課程投資在子女身上,又不甘自己的子女因缺乏培/特訓而在某些領域落後他人。最後像GAME THEORY所說,因不能確定別些家長為子女投資了多少成本而達致所謂成功 ,自己唯有鼓其餘勇,加速加壓地進入競爭的行列。

我78年出生,由於少年英文差的緣故,15 歲本應升中四卻只能由中二再讀.起。會考和A LEVEL高考成績还可以,進了中大完成學位。四年多前有了大女兒,現在是一名k2學生。我開始感受到來自四方無形的壓力﹕例如面書whatsapp群組各類資訊轟炸和報喜報捷消息﹔ 為了好的校網而孟母三遷這是最基本的行為; 有朋友因為兒子入了所謂名校,下跪反白眼感謝上蒼﹔有見別人小朋友成功進入名校第二階段面試而心情無名低落,埋怨自己的小朋友為什麼沒有同樣的機會;有父母幫小朋友上兩間幼稚園,上下午都上課,目的令到他去面試小學的時候有更好的準備和世故的表現﹔更多朋友說希望自己的小朋友走開心快樂路線,感性過後卻跟小朋友曉以大義語重心長地說﹕今天不努力,將來走的路非常困難(主要是買不到物業)。長大最好做專業人士會計師律師醫生,所以入名校是必須的云云。 現實世界,社會傑青標榜如何拼命地儲錢買樓 ,更使父母在子女的MIND MAP 烙下一個鮮明的checkpoint 。

2011年太太懷第一胎,我們相信世上沒有一個老師可以比上媽媽,能照顧寶寶的成長和每個階段的需要。所以決定她放棄工作,在家安胎和準備全職照顧小朋友。當然家庭教育不能代替校園提供的資源和訓練。 兩年之後我們再有一個小朋友,每天見證他們的生活點滴,令我確信全職媽媽的照顧和教導對寶寶們的成長是何等寶貴。我們所失去的全部可以計數,我們得到的,無法估量。

現時流行的幼兒班,私幼,私小和私中到大學,這樣的教育投資保守估計超過200萬 一個小朋友。 銳意打造下可能有小朋友長大後成功做到專業人士, 買到樓。不過現今的世代,發展商進化到設計一些在我眼中是不人道的纳米房,蚊型楼,作為父母如何忍心自己的兒女居住在這樣的環境 ? 像我這一家五口連工人住在700實呎的室內空間,尚未計一個大露台, 一個700呎嘅天台。周圍樹木環繞, 空氣清新 。 鄰里的小朋友快樂地在村內玩耍跑逐,放風箏, 踩單車 ,遛狗 ,追蝴蝶,執樹葉標本。 這樣的居住環境質素用市價衡量,恐怕對於我本人來說是天價。我在2010年賣掉了何文田的細單位,決定搬去新界。 因為我白天已經在市區工作,我想在郊區享受較大的生活空間,清新的空氣和低壓慢行的生活步伐 。配合我白天工作夜晚退休假日休閒的理想生活模式 。現在我住的是大埔村屋, 步行去火車站只需幾分鐘,如果有盘,我都想買多間。 我和太太同一間中學,同樣是中大畢業,原本想安排女兒回所屬中學的幼稚園, 基於是傳統名校及提供一條龍的緣故,所以非常受歡迎。 我們考慮到市區來回距離,希望她有更多的時間空間去享受童年,最後我們一致決定幫女兒選擇的是鄰近的學券幼稚園, 弟弟亦會跟隨姐姐的腳步。

現在我偶尔會和大喜說悄悄話,調節她的期望﹕上帝為什麼要你去上學讀書? 因為好玩 ! 以後去到小,中,大學和社會一定有不開心,甚至傷心欲絕的時刻。如果真的發生,就好像你小時候好奇冒險碰撞下,身上留下的瘀傷一樣,時間過去,慢慢會退去, 仍留下的,不會再有痛楚。心內的平安喜樂,身體的康健,比起世上許多有形物質, 來得重要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